鏡湖唯美文脈長

發布時間:2019-01-12瀏覽次數:

 

鏡湖唯美文脈長

——讀郭百高《鏡湖詩萃》有感

李前程

 

             百高同志送我一本新出的詩集《鏡湖詩萃》,甫一打開,一種親切感就撲面而來。鏡湖、文脈橋、荷花、桃花、廣玉蘭、紫玉蘭,這些熟悉的字眼將我帶到了在仙桃職院的那段崢嶸歲月。

  記得在離開職院前的最后一個晚上,我一個人走在校園里,走過鏡湖,走過國旗廣場,站在文脈橋頭,心中涌起無限感慨。這里的每一棟樓,每一條路,每一叢花,每一棵樹,都飽含著我和我的同事們的無數心血,都有數不清的故事,還有不足與外人道的艱辛。突然之間,就要離開了,心中充滿了無限的不舍。可是戰士沒有選擇戰場的權利,我要奔赴新的崗位,仙桃職院也將迎來新的旗手。

  一晃就十年了,十年間,雖然很少回職院,但對那里的一草一木,卻沒有一刻忘懷。賀敬之在《回延安》里寫道“幾回回夢里回延安,雙手摟定寶塔山”,對職院,我也一樣魂牽夢繞。十年了,鏡湖的水還是那么明亮嗎?書山大道兩旁的桃花,還是那么鮮艷嗎?

  翻開《鏡湖詩萃》,我心中的牽掛一下子放下了。百高用他無盡的詩情,用他獨有的慧眼,用他生花的妙筆,用他對職院無限的深愛為那片熱土完成了一組寫生圖。從《鏡湖詩萃》里,我知道,職院,一切安好。

  花兒為什么這樣紅?因為有辛勤的園丁在澆灌。

  百高和我一樣,都是從教育戰線起步,后來到行政上發展,最后又回到教育戰線。在行政上時,我們曾有過工作上的接觸,他給我的印象是有原則,有干勁,有激情。我們之間比較深入的交往是在他到職院擔任領導后。百高是帶著一種興奮與喜悅回到校園的。在重返校園的當天,他寫下在職院的第一首詩——《寒窗》,在這首古風體的詩中,他充滿激情地寫道:少時園丁夢,半百又入行。重回起跑線,立誓創輝煌……甘當擺渡人,不負手中槳。云梯高百尺,奮進者居上……

  從《鏡湖詩萃》里,我們可以感受到百高對教育無與倫比的熱愛。他滿懷詩情地歌頌鏡湖,歌頌鏡湖里的荷花,歌頌鏡湖邊上的垂柳和紫藤,歌頌湖心島上晨讀的學子,歌頌操場上奔跑的健兒,歌頌路上來去匆匆的老師,歌頌食堂里忙碌的廚師……歌頌職院校園里所有的生命。

  為什么他的詩情如此飽滿?因為他對這片土地愛得很深。

  文學的最高形式是詩寫的歷史。從這個角度而言,《鏡湖詩萃》也可以說是一部詩寫的歷史。百高在職院的三年,正是我們國家再接再厲逐漸實現中國夢的三年,也是職院各項事業突飛猛進不斷取得新成就的三年。在《鏡湖詩萃》里,讀者可以清楚地看到職院發生的點點滴滴的變化:教育學院擴大了:校友會成立了;全國職教學會衛專委常務理事會在職院勝利召開了;五行音樂工作室開張了,各項賽事取得驕人的成績了……

  從2015年8月到2018年10月,《鏡湖詩萃》就是仙桃職院的一部編年史。

  百高的詩,通俗曉暢,以情見長。日影的變化,草木的榮枯,季節的更替,候鳥的來去,在他的筆下,都可以化為飛揚的樂章。他自覺地將個人的喜怒悲歡與時代的變化,與所從事的工作,與普通百姓的心聲結合在一起,這在當今詩壇是非常難得的。沒有詩的時代很寂寞,當下很少有膾炙人口詩作出現,原因固然很多,但最重要的原因,無疑是一代詩人激情的消褪。詩人們放棄了自己的歷史使命,將自己隔離于時代之外,他們專注于自己的內心。他們孤芳自賞,顧影自憐,那么他們的“詩”遠離了人民,人民當然也就遠離了他們的“詩”。

海德格爾說“人應該詩意的棲居在這個世界上”,我想最詩意的棲居應該是把自己的職業變成一首詩,把為最廣大的人民服務變成一首詩。如果做到這樣,則詩無處不在,無時不在。讀《鏡湖詩萃》,覺得百高無疑是在朝這方面努力,他將工作變成了詩,他將生活變成了詩,他的人生也將成為一首詩。

  合上《鏡湖詩萃》,不禁想起一件往事。當初在給這個湖命名的時候,我確實為難了很久,雖然我早知道在南京,在紹興,都有湖以鏡為名,但我最后還是選擇了“鏡湖”這個名字。我希望,仙桃職院的所有人,無論是領導,還是老師,還是學生,都永遠像鏡子一樣明亮,像水一樣清澈。同樣,文脈橋的命名也頗費了一番心思。我當時想,仙桃職院作為仙桃地區唯一的高等院校,應該成為仙桃的文脈所在,應該擔負起延續并振興仙桃文教事業的重任來。既然這樣那仙桃職院的橋就叫文脈橋吧。讀完《鏡湖詩萃》,我的心中充滿了欣慰。我想,有像百高這樣詩情洋溢的人把關,仙桃職業學院這艘巨輪,一定能夠擁有她的詩和遠方,鏡湖也一定會更加清澈明凈,仙桃的文脈也一定會更加唯美悠長。(作者系仙桃職業學院原黨委書記、院長) 

 

 

 

国产偷窥在线-波多野结衣番号